首页 > 网上课堂 > 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

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

时间:2017/10/18 浏览: 来源:admin

孙立坚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课程前言

田桐: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走进《思想大讲堂》。2013929日中国境内第一个自由贸易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成立,也成为了中国改革新的试验田,那么上海自贸区涵盖了上海三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包含了金融、税收等多项改革项目,那么有人把上海自贸区的成立堪比1978年深圳特区的建立,称这是中国的又一次改革开放,那么究竟上海自贸区的成立对于中国经济的长足发展会有哪些影响?我们又该如何面对这些挑战?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他来为我们演讲的题目是《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有请。

解说:孙立坚,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为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数量经济学会理事,2011年国家哲学社科重大课题首席专家,致公党上海市常委委员,“中国金融40人论坛”特邀专家,主要研究领域有金融市场的微观结构、比较金融体系、国际金融、实证金融理论和开放宏观经济学。

田桐:孙教授,非常感谢您来到《世纪大讲堂》,那么前段时间上海自贸区算是正式地挂牌成立了,但是据说在成立之前有一些金融机构是相对反对它成立的,当时它的论点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自贸区成立还是困难重重?

孙立坚(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对,我想自贸区是一个国家非常大的一件事情,是不是存在很强大的阻力,我觉得反对的声音我们应该两方面来看。一方面确实有很多人,他还是担心今天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时刻,我们来进行一个经济改革的切入到一个深水区的改革,我今天演讲当中也会特别强调这方面,所以更多地大家还是希望我们能够走好这次的改革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很多的提议甚至是改革的顺序的安排,让我们感觉到比我们想像的步子要慢一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确实感觉到是一种阻力的体现。

那么另外一点,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确实这次改革很大的一个关键,是我们首先政府要改革,所以整个的改革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存量的改革,那么存量的改革可能牵扯到有一些领导会考虑到自己的既得利益,那么放权、放松管制,实施他自己权能的这样一个机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确实是少数的领导确实口头上面配合着改革,但是实际的行动上面可能并不很赞赏这次的大力度的改革。

田桐:为什么我们要在现在这样一个阶段开设这样一个自贸区?而且为什么这个地点又会选择在上海?

孙立坚:这次中国的改革开始进入到一个我们并不擅长,但是我们认为中国必须要进入到这样的一个深水区的改革,通过要素驱动的增长模式来转变我们现在面临了巨大挑战的靠投资、靠出口的这种增长模式,所以从这一点上面来讲,上海是最先面临这个挑战,因为我们失去了成本的优势,劳动力的成本,土地的成本等等,所以上海政府率先向国家要求能不能给予上海更多的放松管制的这种机会,通过我们在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的环境当中来倒逼我们上海,发挥我们金融配置资源的这种能力。那么这一点正好和我们李克强总理要推动我们中国下一轮的改革实际上是不谋而合,他的意见是高度的一致,所以从这一点当中李克强总理也是希望,也听从上海市政府的意见,就是上海你如果要推动要素驱动的增长模式,你到底要我们国家给你特殊的待遇,特殊的政策还是今天我给你的是创造财富的工具,就是给你利率工具,给你汇率工具,让你自己来看看能不能创造未来的财富,所以我们的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是明确地表达,我们要的是制度红利,就是改革的红利,我们宁愿要拿工具,而不希望国家保护我们的汇率,保护我们的劳动力成本,然后环境上面也不让我们接触这种高环保标准,目的就是让我们有成本的优势,我们上海已经觉得这个不是我们的长处。所以从这点上面,上海相对来讲劣势也在走成本路线走不下去,优势也在我们的要素还是有竞争力的,所以对全国来讲,李克强(总理)今天想要推动一个要素驱动的增长模式,那么从上海来走应该讲是非常考虑再三,通过上海这样一个自发也有动力,同时上海的比较优势又在要素市场,能不能推动这一轮的改革,所以这个就是为什么选择上海理由的所在。

田桐:所谓的自由贸易区它的自由都体现在哪几方面?

孙立坚:对,我当然要会讲,这次中国的自贸区不是德国的汉堡自贸区可以复制过来,也不是香港自贸区、新加坡自贸区可以复制过来,也不是纽约自贸区可以复制过来,上海承担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一个转型的任务,所以这次的自由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个就是我们高端的服务贸易能够走进自由地走进国际市场,那么这个是我们国家非常重大的一个转型的任务。另外一点就是我们进来的投资和出去的投资,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投资通过自贸区的这种高效率的服务,能够很快地走出去,所以是什么?内外投资的高度的便利化,这就是一种自由带来的效果,那么还有一个自由就是金融管制的放开,利率、汇率,甚至是阶段性地,有序地放开,最最具有挑战的资本账户,所以这个管制的放开也是一种走向自由的表现,所以自由贸易区的含义要比刚才我讲的几个自由港的含义更加深刻。

田桐:好的,接下来有请孙教授带来今天的演讲,他演讲的题目是《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有请。

解说:上海自贸区的成立拉开了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大幕,承载着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历史使命,上海自贸区究竟有着怎样的改革目标,为什么当下是成立上海自贸区最适合的时机,上海自贸区又将会带来哪些制度的红利。《世纪大讲堂·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正在播出。

一、对上海自贸区名字的解读

孙立坚:今天我利用这段时间跟大家来解读一下全球关注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这个发展,对中国未来会带来怎样的变化?首先我想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个名字就有很多的看点。第一个看点就是自贸区,自由贸易区,那么这次呢自由贸易区完全不同我们所看到的像香港“购物、自由天堂”,以及德国汉堡的自由港,包括新加坡这些自由港不一样,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可以讲,它承载了非常重要的一个职能,国家是想通过上海这28.78平方公里,只占中国上海总面积的1/228,探索的就是一种新型的增长模式。

所以概括起来讲,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实际上是在这三个方面体现了它要完成的目标。一个就是高附加价值的贸易,那么怎么叫高附加价值的贸易?所以今天我们再也不能把中国的财富的创造压在一个货物贸易上,我们要把我们的产业链延伸到服务贸易,在服务贸易当中有很多行业会风起云涌,会一波接一波地诞生出来,而且成熟壮大,比如说仓储行业,比如说物流行业,比如说航运行业,比如说保险行业等等,这个我们感觉它的这种创造附加价值的能力,它提升我们老百姓的这种工资的能力,要比我们今天利用成本的优势,通过便宜的商品跑出一个规模性来,那么这种创造财富的能力会大大地提升,何况今天中国靠量来跑出财富的这种成本优势模式已经受到了成本的压力,所以这是这次自由贸易实验区要想走出一个新的增长方式的第一个亮点所在。

另外一点呢,中国的开放也希望引进海外的这种高科技含量,高服务标准的外资企业进来,我们接受世界发达国家的环保标准来进行投资,我们接受世界高劳工标准的这样的一个投资要求来接受海外的企业的进场,我们同时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来接受海外高科技行业的进场,这样能够提升中国的企业跟着这些世界的大国在一起竞争,这是中国自贸区要完成的第二个使命。

中国自贸区最大的也是最具有挑战,或者讲是最有看点的是中国金融的开放,因为我们的企业走出去,因为我们服务贸易的走出去,已经要求我们的金融不能简单地按照以前中国银行体系的靠抵押,靠国家的信用来进行贷款,这个已经是违背了公平竞争和企业自身的这种靠自己的未来的创造力来进行财富创造的这种模式,所以我们能不能让我们的金融通过更多的服务方式,更多的创新能力,把未来的企业的战斗力提前消化在今天银行的服务支持上,而不是看它今天有没有抵押能力,有没有大量地制造这个商品的生产流水线来做抵押,有大量的土地来做抵押,我们来贷款,这样会非常影响到我们大学生的创新活动,会非常影响到海外留学的这样成功的这些人士回国来创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今天中国的金融需要为我们的转型付出更大的努力。

当然金融是把双刃剑及创新的过程当中可能把我们自己也杠在了风险的浪尖上,如果我们稍微不注意,我们很有可能像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日本出现的汇率升值,造成了这个国家的国内大家都去玩房地产,都开始进行资金空转的股票的投资,最后20世纪80年代后期,股市泡沫的崩溃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的崩溃,让日本经济到今天还不能回过神来,这就要求我们的政府不能在金融业务之前先管制金融,而是在金融这样一个业务大量地放开它的这种商业机会的同时,对它可能产生的风险要有预判,要能够很好地对那些纯粹靠资金空转来创造非理性繁荣,短时间繁荣的投机的现象,要坚决地遏制,确保李克强总理希望的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价值取向,所以应该看到这三大内容已经远远地超越了一般自由贸易区的这个范畴,已经来到了一个中国经济转型这样一个经济特区的发展阶段。

另外一点试验区,试验告诉大家的是我们没有先决的模板可以参照,没有完全被成功所证实的经验可以汲取,完全要靠我们现在自己去探索,所以这是一个“吃螃蟹”的过程,今天上海市政府表现出的这种低调的这种推动自贸区的发展,可以看到它的艰巨的任务,也就是在一个没有可以探索的这样一个模式下面,自己怎么来完成从来没有做过的负面清单管理机制,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把中国的创造财富的能力从货物贸易走向服务贸易,以及今天跟世界高标准的知识产权的保护、环保标准达到世界的水平的投资,以及我们劳工标准再也不是低工资标准,而且跟世界同工同酬的标准靠拢,在这样一种巨大的成本压力下面,中国企业的这种创造财富的能力能不能覆盖这些成本?这都是今天试验要做的事情。

那么最后一点,括弧当中的上海非常令人寻味,如果今天上海不能够完成中国自由贸易实验区所承载的重任,那么完全有可能括弧将来会填进去其他的城市,总之中国交给一个城市的任务是要承载着中国这么多13亿人口未来一个可持续,一个可发展,一个能够让更多的人在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当中探索自己创造财富能力的这样的一种增长方式,这个必须要完成,这也是李克强在多次的场合当中强调了他要用“壮士断腕”的勇气把今天中国的改革,深水区的改革推进下去,而且一定是以成功的模式展现给世界。

二、当下成立上海自贸区的原因

(一)上海自贸区带来制度红利

那么接下来我想简单地总结一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去成立这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在2008年以后实际上中国政府都已经意识到了我们的增长方式靠投资、靠出口,靠海外的巨大的市场来承载我们就业的压力,来承载中国老百姓收入增长的这样的一种需求,今天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所以在没有外需的这样一个环境下面,为了避免中国经济在2008年出现硬着陆,国家及时采取了4万亿的积极的财政政策,而且也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立刻配合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尽管当时是叫适度宽松,事后看来是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同时我们中国又和其他发达国家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利用的我们政府的这样的一种推动经济,摆脱危机的这种能量,我们强化了我们产业的政策,在大家迷茫的时候中国政府定出了振兴产业的这个方向,这给我们很多的企业带来了我投资什么,我的银行服务什么非常地明晰。

那么当然这样的一个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的政策红利后遗症诸多,这个后遗症表现在什么地方?我们看到,刚才已经提到了,这个全国各地地方政府为了保证自己的经济的发展,不顾自己经济发展的优势在什么地方,劣势在什么地方,大家都做一样的事情,我们看到最典型的是代表未来新能源产业方向的光伏产业居然出现了今天产能过剩的结果,这都是产业政策诱导全国上下做一样的东西所导致的结果,所以这个后遗症今天它已经影响到了银行贷款的资产质量,影响到了银行能不能把这些优质的资产继续为我们中国有能力的年轻人去创造中国转型这样的商业机会,今天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另外一点我们看到地方政府在拼命投资的过程当中它忽视了市场的规律,它不是今天了解市场的真正的创造财富的主体,这也是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政府的职能转变,不能越位,当然在该做的地方不能缺位,比如说政府的民生问题,如果能够降低我们今天老百姓的后顾之忧,而不是采取大量的投资造成了土地上涨,土地的财政带来了这个土地价格上涨,房地产价格上涨的话,可能中国今天会有其他一种面貌,所以再继续靠我们大力度的政府的投资,而且投资的成本这个偿债的能力依靠我们土地的竞价来还债,这个东西越走下去后遗症越多,土地价格的上涨已经让今天有为的年轻人入住在这样一个城市当中,生活的成本上升导致了他们创造财富的能力下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今天再也不能够走这个政策红利了,再这样持续下去,代价是远远地超过今天政策红利给我们带来的这个好处。4:15

所以接下来我们怎么走,这次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当中探索一个区别于政策红利的做法,那就是放松管制、放权,把今天真正创造财富的主导权再次重新交回企业,这一点非常像当年的深圳特区,邓小平所推动的改革,把主导权交给企业是完全一样的。

那么另外一点呢,就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重新定位,政府从事前的审查进入到事中、事后的监管,从审查的这样一个政府的权力的使用的角色进出到一个服务企业,抓住企业的这种商机,能够尽快地让企业有一个通行证,进入到一个创造财富的舞台上,这样的一种行政效率今天从19个公章简化到一个公章上面去。

第二点我要强调的是,这次的自由贸易区的制度红利主要的特点是它和以前的税收优惠政策、所谓的保税区是不一样,它和我们的带动,像当年的深圳特区,蛇口工业园区这个出口,对这个土地因为当初没有市场化,没有货币化,土地的价格非常的便宜,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中国是明显地具有货物出口的成本优势,可是今天这样的一种保税区的概念再来推动中国的转型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面来讲,自由贸易区和保税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把中国28.78平方公里,中国的主权但是完全进入到一个开放的状态当中,也就是说在28.78平方公里当中,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是走出了国外。尽管在中国的国内它享受的是境外的一切待遇,这是完成一个“竞争中性”原则必须实施的做法,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任何的差异性的优惠政策是不能在里面出来,更多地我们要让我们中国的企业也像外资企业一样自由自在,靠自己的能力去创造财富,所以这点就是放松管制的意义所在。

解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从而解决中国发展中遇到的深层次问题,该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什么是负面清单管理,中国如何实现一个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世纪大讲堂·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正在播出。

(二)上海自贸区有高标准游戏规则

孙立坚:那么第二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搞(上海自贸区),因为我们已经注意到世界的超级大国都已经开始布局危机以后的世界经济发展格局当中的自己的主导权,大家都知道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中国实际上还落后于很多发达国家,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发展是硬道理,我们摸着石头过河,不管白猫和黑猫我们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但是今天这样一个勇敢地往前冲,不讲规矩,甚至是红灯也绕过去的做法已经作为世界经济的第二大国,作为世界出口的第一大国,作为对外投资的今天的第三大国,根本是行不通的,你必须要按照大国的游戏规则、大国的责任,在世界的舞台上边扮演你的角色,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今天大国的规则到底是什么样的规则。如果今天我们中国不能进入到一个为未来发展的规则的设计当中,那么在别人的规则下面进行发展,进行财富的创造,可能对我们是不利的,因为我们发现规则的设定的背后都是以自己国家利益至上为前提条件的。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美国已经启动了在亚洲环太平洋地区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规则的设定,美国也和欧洲开始进入了TTIP(跨太平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的游戏规则的设定,从这个内涵来看,它要求的开放的标准是非常高的,就是我们刚才讲到的知识产权的保护,环保标准的保护,这一切东西可能对今天中国没有完成转型的企业来讲是最大的成本。

那么如果在这样的一个公平竞争的舞台上面,只强调开放和公平竞争,我们会发现我们的比较劣势,正是人家比较优势的充分的体现,中国的国力如果按照这样的一种自然竞争地做下去,我们将会失去我们的财富,失去我们的就业机会,甚至失去我们的人才,因为我们给不了在这样一个竞争当中处于劣势地位的企业工作的人给予他们很高的工资,我们做不到,从这个角度当中人才将会流失,这个市场是非常公平竞争的,所以我们中国必须要进入到一个高标准的游戏规则的设定当中。

如果今天中国要想进入到一个高标准的游戏规则,那么我们今天第一种做法就是在别人的游戏规则当中发出我们的声音。可是我们今天看到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规则不欢迎我们,它是一个邀请的机制,所以我们进不去,但是进不去是不是等待可能就会等待出一个非常劣势的地位,当年WTO(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在座的诸位你们都应该记得是中国全盘接受了WTO(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形成的游戏规则,中国如果再不能在游戏规则当中发挥主导权,再次像WTO(世界贸易组织)那样的被动的局面继续延续下去的话,可能老百姓不满,我们的企业家不满,甚至我们的政府会更加感到这样的发展的国家大策是不能够接受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今天开始启动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里面所进行的游戏的规则,完全不同于已经形成的自由港的游戏规则,开始进入到一个可以和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完全分庭抗礼这样的一个高标准上面,当我们经过了三年以后,如果这个成长的模式一旦探索出来,那么将来世界一定是靠实力来竞争,到底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一个国际开放的平台形成一个一体化的平台。还是今天我们看到TPP的成员国更加被中国13亿人口的市场,被中国更加开放的市场环境所吸引,那个不好讲,完全取决于这三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发展的前景,所以这一点当中也是我们看到今天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启动,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只能够抓紧时间来进行这样一个新的创造财富方式的改变,今天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实际上是一个大国战略的一个重新界定,应该讲自由贸易试验区它已经超出了现有的框架,更加像一个当年中国经济改革所推出的其他国家没有尝试过的经济特区的这个改革。

(三)上海自贸区倒逼行政改革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呢,第三个为什么要在现在这个时候做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很大的问题是今天我们要通过这样的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高标准的舞台来倒逼长期以来政府在经济的前端带动着今天中国的企业创造财富的这种模式,倒逼我们这个行政管理体系要完全改变,非常高兴的是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这种由下而上的倒逼我们行政体制改革的模式,已经开始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报告当中这种雏形已经开始体现,尤其要强调的这个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是政府职能的转变,所以这一点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核心功能是非常相似的。如果今天在这个时候我们再把行政的改革拖后一下的话,那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从一开始启动我们就发现我们根本达不到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所要求的高标准,大家已经看到了未来产业的发展方向是在要素市场,而我们中国的要素市场都在国企的垄断,或者国家的保护的状态当中,或者是管制当中,那么这种做法是不能够胜任未来的时代的发展。

当然挑战是非常清晰的,要素市场一旦管制放开,你就会发现,尤其是金融市场,它的资产价格就比商品价格反应得更强烈更快,如果我们的企业从商品价格也好,从服务价格也好,发现它的一个交易条件,它的创造商业利润的能力相对较弱,反而发现汇率怎么涨得这么快,这个利息怎么涨得这么快,我只要通过一个低利息的拿钱到高利息放贷,我只要今天拿人民币,等两天人民币就迅速地升值,通过这个汇差如果就能赚钱的话,我就一点没有动力再去做什么服务贸易,靠什么知识产权来打造财富,这样的话我就根本没有这样的一个劲头,这个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走到后来和当年的20世纪80年代日元放开,日元大幅升值所造成的日本企业在国内产业空心化,有战斗力的企业,不愿意放弃自己已经建立的国际品牌,纷纷地走向世界。那么这种格局我们不能在中国上演,尤其是中国,今天我们很多企业还没有建立品牌,如果一旦出现了一个金融泡沫的话,我们的企业走出去也是非常艰难的,因为品牌才能导致它站稳脚跟,所以我们非常希望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这几年尝试当中把中国品牌建立起来,再跟世界的这个交往过程当中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的品牌,这样的话我们的企业再次走向世界,那就比现在要方便的多了。

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关键就是我们怎么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尤其是负面清单管理机制,所以负面清单管理机制讲白了就是说政府你给世界,包括自己国内的企业,不管是国企,央企还是民企,你明确地告诉今天哪些东西做可能危及到国家的安全,危及到我们民生的稳定,危及到我们金融体系的这个稳定,对于这些你可以说,不能做,但是你不是今天打造财富的这个主要的参与者,所以你不能决定说今天企业你应该做什么,你应该做哪些?这个东西你必须要交给市场自己来决定。那么我们知道负面清单管理完全是一个外来语,中国代表团到美国进行中美战略对话当中美国和中国的谈判唯一的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中美可以合作,中美未来的前景非常的好,但是前提是我们的游戏规则必须要一体化,这个游戏规则就是负面清单管理,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今天只能够采取了这样一个负面清单管理的模式,至于企业做什么,这是企业根据自己的判断商业机会的能力,和自己储备的自己的资源能力来选择我做什么,我不做什么,所以负面清单管理倒逼我们长期以来任何企业做什么都必须要符合我们工商局所制定的商业的条目,这个商业的条目说可以做你才能做。今天要告诉我们的是不能做,其他我都能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负面清单管理从政府角度都是一个新的课题,到底什么不能做,那么我们没尝试过,所以简单地讲负面清单管理最后我们中国要交出的一个政府的清单,将通过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通过我们一步步地试验,看看哪些东西能做,不影响国家的安全,不影响民生的问题,不影响金融体系的稳定,那么这个东西我就放松管制,交给市场,不要再跟什么产业政治说这个能做不能做。但是我们在试验过程当中,如果发现一旦出现我刚才讲的大家是来炒汇的,大家是来投机的,最后整个自贸区变成了房地产的炒作的舞台,投机的舞台,或者说是投机外汇、资本热钱的随时进随时出的舞台,那对不起,这些资本账户的业务要关闭,那么这个将会进入到负面清单当中。

所以大家第一年看到上海市政府推出的负面清单这个内容非常的多,涵盖量非常的广,这并不等于说2013年我们所列出的不能做的东西在2014年也不能做,2015年也不能做,不是这样的。今天我们把可能会带来问题的这些业务先把它列出来,然后把这些业务的管制逐步地放开,尝试一下,如果说业务的管制放开一点问题没有,那么我们坚信这个东西不应该在负面清单当中体现,所以未来的负面清单是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我们就像正面清单一样,甚至比正面清单的数量还要少,这就是中国改革的成功,中国把创造财富的主动权完全交给了市场,所以这次的负面清单很多人看了有些失望,认为管制太多,不能做的太多,但是我们也觉得中国的改革是一个渐进式的改革,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改革过程当中所出现的问题,负面清单将来一定会从多变为少。

三、上海自贸区与可持续发展模式

那么最后我想跟大家讲,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我们怎么样能够实现它的高标准,怎么样做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当中的三个重要的目标,可以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互相带出一个中国可持续的这样的一个发展模式,那么这个我想通过微笑曲线这样一个实体经济活动的这种多个环节跟大家来展示今天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机会,一旦管制放松,机会将遍布在整个实体经济的各个环节。中国以前长期停留在的是制造,在中间这个环节,我们很少去触及我们的左端的研发环节,很少触及像德国和日本、韩国的企业兢兢业业做技术的钻研,只做一样业务,把轴承做得最坚固,把锂电池的充电时间做得最长,把手机的荧屏它的色相度做得越高,这种技术含量的打造中国以前我们确实缺乏了一些,这很多是和我们的市场环境,和我们的管制是有非常(大)关系的。

另外一点我们也发现,我们中国制造完成以后,中国怎么样形成一个活跃的市场,我们的服务的功能,这个服务包括两个方面的服务。一个是我们企业的服务能力,一个是政府的服务能力,我们今天都应该要提高,政府不能够以这种特殊的采购行为就来消化这个企业的制造,这个又形成了一种不公平的竞争,政府的服务应该是解决民生的问题,让更多的老百姓安心地在这个消费环节来给企业带来利润,所以这个关键就是政府一定要把自己的职能转变好,作为企业来讲,我们创造财富的价值的手段完全可以随着我们教育的这种能力的提高,随着大量成功的海外的学成而归的游子的回来,他们完全可以给我们中国带来更多的多元化的市场的服务的形态。

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当前面的这些环节完成了整个一个完整的财富创造的过程以后,最后一个环节是一个金融财富管理的环节,所以如果说最后能够把前期创造的财富管理好,再把这些资源分配给未来老百姓的消费,分配给未来企业创造新一轮财富的资金,分配给政府来更加完善我们公共的服务的能力,那么这样的一种金融的配制的资源会一轮一轮地带动中国经济的可持续的发展,所以这一点微笑曲线告诉我们,今天中国只停留在这样一个中间这个阶段,只能靠成本的优势把我们的东西卖向全世界,但是今天危机以后我们发现这里的成本非常的高昂,所以自贸区能不能让我们的企业离开中国这个洼地,走向世界更多的财富的高地,这也是我们自贸区要把企业送出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制造业不等于是放弃,但是要改变一个舞台去创造,我们今天在家里可以更多地把我们的创造财富的环节从制造延伸到左端的技术研发,延伸到服务好中小企业兢兢业业、专专业业做一个业务,把它做精,做强,我们也可以服务到后端,做好我们中国的服务业,为世界的物流,为世界的航运为世界跨国企业的资金账户这样一个转账、支付、清算这些业务都可以做起来,这都是服务。最后通过人民币的国际化把中国的人民币带向全球,世界的财富如果将来以人民币计价,最后由我们中国强大的金融体系来管理好今天全球的人民币财富,这个也是中国一种最安全的生存方式,也是我们今天货币的主导权,政府和我们的企业,甚至我们的消费者都感觉到这样一个目标是大家都在追求,期待的。

最后一点我们感觉到我们中国已经到了可以在实体经济的各个舞台扮演我们自己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给了这样扮演重要角色的一个非常绝好的机会,也是让我们在这样一个大环境,大舞台当中,我们国家学会怎样从审查、审批到事后、事中的监管,甚至是呵护整个市场经济自己运行的这种科学的规律,做好整个市场的服务,这就是未来我们中国机遇所在,也是我们的挑战所在。

解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其改革的范围与力度都是空前的,上海自贸区在这次改革中起着怎样的作用,利率改革是上海自贸区改革的一个重要话题,利率的市场化的利与弊在哪里?《世纪大讲堂·上海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改革》正在播出。

四、现场提问

田桐:非常感谢孙教授的精彩演讲,从您演讲当中也能感受到上海自贸区一旦成功,将成为中国又一次经济飞跃的一个支点,那么我们现场同学有一些自己的问题想要和您进行交流和分享,来同学们有问题的请示意我。

现场观众:孙教授你好,我其实问题就是关于就是现在自贸区特别关注一个问题,就是利率的自由化,就是现在,比如说我们外部可能有热钱涌入,但是就在我们大陆内部来看,中国人有存钱养老的观念对吧,大家都要把钱存入银行,如果自贸区的利率实现自由化,它的利率又比我们(自贸区以外的)银行利率高很多,大家都把钱存到那个银行里面去,这样就会导致消费减弱,而我们都知道消费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中最大的一驾,这样可能导致消费(减弱),就是国家经济增长速度就降低了,这个您怎么看?

孙立坚:对,这个非常好的一个问题,这也是我想观众都在讲到的,甚至我们很多领导部门决策部门也讲到了,今天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国际环境当中,中国自贸区一旦开放,可能我们的利率水平是反映了中国现有的发展阶段的利率水平,和今天发达国家遭受了危机以后采取的这种特殊的零利率的水平是明显有差距的,如果这个差距让它停留在,停留的话就出现了一种洼地效应,低利息的这个资金一定会跑到你高利息的市场上来,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的改革是一种渐进式的改革,不能够马上像你刚才所担心的,就是我们的利率和国外的利率成为洼地,然后我们的开放就完全放开,一下子就让它们进来套利什么的,所以即使可以会出现它们套利。但是我们今天要强调我们监管的功能,美国也是完全开放的市场,你来套利它也是允许的,但是它要监管,如果你今天的套利是损害了它自己,国内的这种资源配置的这种能力,造成了今天它的金融体系的波动,那么它对你的监管的力度是非常强大的,包括中国的概念股在美国的暴跌,集体遭唾弃这种现象也能看出来,今天只要我们监管跟上,你刚才讲的套利的行为我们并不怕。

有时候我们金融学一直在讲,套利反而是能够一个过高的利率压下来,然后把过低的利率抬上去,这个好处在什么地方呢?你这个钱今天这么多,你能够帮助我,我的钱为什么利率高?是因为我的钱不够,今天你的钱来帮我,来打造我们中国的这个实体经济,如果这个资金能够配置得好的话,我们利用全球的资金创造中国的财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我们不能够把今天套利看成都是坏的事情,它反而是金融学讲的一种价格发现,让价格和今天市场的供求关系充分地反映出来,关键的问题就是你担心的后面,就是它进来套利没人管,让它无法无天,甚至是我们国家采取了一种利率管制,本来这个利率套利通过市场的规律很快就没有空间了,这个利差就减少了,但是有人管制住它,那么我们就要对这种现象要提出这个质疑,甚至是监管,甚至美国今天零利率它不想放开。我们也感觉到在这个时候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太大,会造成今天热钱的流入,如果美国开始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它的利率也跟市场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的话,那么我们觉得它套利来吧,来的话我们只要监管好,利差马上就会抹平掉,所以这点我们怎么来判断好金融配置资源的这个做法,有很多监管上面需要我们提高。

现场观众:孙教授您好,我想问的问题就是有关于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我们知道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中赋予了很多改革的使命,然后我们的全国政协主席也在会前就提出了,我们这次会议就是不管是改革的范围还是力度都是空前的,那么我想问您一下,您如何看待十八届三中全会这个改革,而且上海自贸区在这次改革中它起的一个作用和它的地位又是怎样的?

孙立坚:对,非常好,实际上就是今天我们注意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当中,它有一些改革的骨架和核心的思想已经开始体现出来了,比如说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当中完善市场体系,这是一个非常份量重的内容在里面体现,另外一点就是我刚才反复强调转变政府的职能,那么第三点就是要创造一个企业的新体制,搞好国企、央企和民企之间的关系,甚至外企之间的关系,讲白了就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个市场包括内和外这两部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怎么做到这三点我想完善市场体系无非就是强调依法立国、公平竞争,然后要做到转变政府的职能那就是政府一定要不能缺位,民生的问题不能缺位,但是今天投资、商业的活动它不能越位,这不是它的强项,所以这个当中还有第三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创新企业的体制,这是一个市场活力的问题,怎么样让企业不管是国企、民企还是外企都能够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当中发挥他们的作用,这是很重要的。

好,刚才我这样讲的几个关键的环节,你再来看看我今天演讲当中讲到的上海自贸区,它的运作机制完全是这三个概念的体现,一个就负面清单管理,它就是要把这个企业为主导的这样一个机制放在最前面,它就是要让政府转变职能。所以这点是另外一个就是开放倒逼改革是上海自贸区的一个很重要一点,所以今天完善市场体系也好,创新企业的体制也好,我们需要的不是自己封闭的环境,我们需要的肯定是一个开放的环境,中国未来会走向更开放的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当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今天不要太大的寄希望于中国的所有问题,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五年当中都能解决,但是有一点是非常令人庆幸的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方向令人鼓舞,因为它已经开始做了一个大的调整,告别了以政府主导的政策红利时代,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由市场带动经济发展的制度红利的时代,所以从这个方向上来讲,我们年轻人的机会会越来越多,作为我自己来讲,也是热血沸腾感觉到未来的这个方向会给中国经济的繁荣带来更多的空间。

田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近期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全面深化改革,其范围和力度都将是空前的,那么以自由贸易为名的上海试验区作为个国家型的战略也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又一次决心表现,那么在未来的十年改革将是最大的红利。再一次感谢孙教授的演讲,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期节目。下一期再见!